文学小说《无法悲伤》:深山深处待分娩

文学小说《无法悲伤》:深山深处待分娩

初冬的山野天空一派凝重的灰褐色,强劲的寒风吹卷着漫坡苇草呼呼刺耳寒心的声响,不少絮花高扬起飘零纷纷,给人一种苍凉无边的感觉,大山仍是那么雄厚静默,听任着时节的变...

没有下不为例(微型小说)

没有下不为例(微型小说)

●杨明6月,骄阳似火,闷热异常。新任行长周大勇从办公楼走出,刺眼的阳光立即灼其脸堂。他下意识地用右手遮挡面部,快速蹬上了市行的公务用车。“行长,咱们去哪?”司机...

第958期:跪(微小说)

第958期:跪(微小说)

文/吴洪辉“全体都有,跪!”随着一声令下,87名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,齐刷刷地双膝着地,跪在了这位杨老妈妈的面前……“妈妈,儿子给您磕头了。”“向妈妈一叩首...

羽辰原创短篇小说之《我们的故事》

羽辰原创短篇小说之《我们的故事》

正午的阳光是很灿烂的,投射在市政府办公大楼上格外耀眼。市政府门口广场上的地标建筑“杜鹃花”庄严地矗立着,像一团火在舞动。这个城市的魅力之处就在于他的热情和灵动,...

小说是生命的红玫瑰

小说是生命的红玫瑰

韩青辰我几乎每天都在写小说,有时候做梦也写,醒来脑子里全是文字,一页一页。散步的时候,偶尔也会思路活跃,可惜我没有一支脑部录音笔,否则我早就写出好作品了。写作之...